• 送禮物
  • 打賞
  • 上一章
  • 下一章
  • 醫手遮天:千面皇妃第6章   顛覆,死亡村?。?)

    第6章   顛覆,死亡村?。?)

    作者:花瓣雨    

      只是,戲劇性的一幕突然出現了,村民們竟和孩子們一樣越過運糧驢車沖白衣人跑去,卻在距離白衣人十幾步處全都跪下來重重地磕起頭來。這場面,竟像是臣民們迎接他們的君主。

      什么人居然比運糧車的吸引力還要大?難道是他?

      有孩子先沉不住氣,便歡呼著想去接白衣人身上的布袋,被村民們連聲喝住。

      白衣人忙將布袋放下避開幾步,布袋立即被一骨瘦嶙峋的村民搶過背在身上,那村民竟笑逐顏開地大步往回走。

      孩子們則放聲高呼起來:“先生回來了,先生回來了!”

      果然是他,月月口中的神仙先生。沐之秋的視線不由移到了白衣人的臉上,只覺眼前一亮,竟呆住了。

      昨日看清楚蕭逸的容貌時沐之秋曾經閃神瞬間,那個男人長得太耀眼璀璨,不由自主地就能讓人看呆。沐之秋以為世上再也不會有這樣風華絕世的男人了,可是面前這個男人雖蒙著白色面巾,卻讓她覺得絲毫不輸給蕭逸。她有種非常奇怪的感覺,面巾下的這張臉一定純凈得不含任何雜質,美若謫仙。

      男人只是眉眼彎彎那樣輕輕地笑著,就仿佛將陽光灑向了大地,讓人的心頭也立刻變暖起來。他像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子不慎跌落凡間,帶著太陽般暖洋洋的笑容,圣潔又溫和,即便滿身都是灰塵也看不出絲毫狼狽,仿佛塵埃在他身上都有了金色的光芒。

      這不是人類該有的溫暖,難怪月月會說他是神仙。這個男人確實是神仙,擁有完全不同于蕭逸的另一種力量,溫和得就像小時候媽媽輕拍在頭頂的手,任何不敬仿佛都是對他的褻瀆,讓人心甘情愿地做他的忠實奴仆。

      如果說蕭逸是代表熱烈的火之神,能掀起驚濤駭浪,這個男人就是平靜的水之神,能將驚濤駭浪化解成涓涓細流。

      男人被村民們圍著,溫和地和村民們打招呼,寒暄一陣后含笑的目光終于落在了沐之秋身上,當看見沐之秋特殊的穿戴時眼眸一亮,笑意更深了。

      月月已歡快地介紹起來:“先生,先生,這是好姐姐,她能治好奶奶的病。姐姐,這是先生,我們的神仙先生!”

      “上官云清!”恬淡的聲音溫和地滑過心間,仿佛七月里飲下一碗綠豆羹,瞬間拂去內心所有的浮躁。

      “沐之秋!”同樣溫和鎮定的聲音,波瀾不驚,卻透著股親切和尊敬。

      這種自我介紹的方式很傻,在現代也只有正式場合才會有人使用,在靜安王朝,估計沐之秋是第一個這么跟人打招呼的女人。不過對于兩個心懷同樣使命的醫者來說,這種打招呼的方式已經足夠了,不需要太多華麗的辭藻,只是相視一笑,便明白彼此是同一條戰壕中的戰友。

      “先生給我們送糧食來了!”

      不知道是誰先高喊了一聲,立刻有人跟著喊起來。就連月月這些知道內情的孩子們,也人來瘋地一起跟著大聲喊起來。

      上官云清眼眸中的笑容一凝,僅僅一瞬,便了悟地看向沐之秋,說道:“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崩⒕沃庀月段摶?,明明不是他的錯,卻絲毫沒有推脫之意,坦蕩若花中君子。

      沐之秋微微一笑,“沒關系,反正都是為了救人,誰送來的都一樣?!蓖溝?,更多出幾分理解,上官云清看向她的目光中便多出了些贊賞和敬佩。

      沐之秋雖然不喜歡沽名釣譽,但榮譽她還是在乎的。之所以會說不介意,除了欽佩上官云清不畏懼麻風病去而復返的勇氣之外,還因為看出了上官云清在“死亡村”非凡的號召力。糧食已經運來了,接下來她要做很多事,雖然有沒有上官云清她都會做到,但如果上官云清能幫她的話,將會達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只是沒想到上官云清的贊賞和歉意如此坦蕩純凈,讓她有種算計了他就是褻瀆神祗的不安。臉上竟微微感到有些發燙,幸虧有口罩遮著,但沐之秋還是避開了上官云清清澈純凈的目光。她有點不好意思,以前也沒少收到病人們送來的錦旗,上面什么樣夸獎的話都有,病人們看向她和隊友們的目光不止是欽佩,還有崇拜,她都沒覺得不好意思,現在,被一個沒看清長相的男人這么看著,她竟會臉紅,實在讓她不習慣。

      靜謐的“死亡村”頓時翻騰起來,歡呼著的村民們潮水般往村口涌過來,人人嘴里都在高喊:“先生回來了,我們死不了了?!?br>
      瀕死的麻風病人們只顧著歡呼,誰也沒料到會發生意外。

      那幾只驢本來只安安分分地盯著頭頂的胡蘿卜拉著車,突然看見一大群披頭散發渾身流膿貌似獅子般的人迎面跑過來,頓時受了驚,揚起蹄子拼命掙扎起來,有兩頭驢子竟掙脫了韁繩橫沖直撞。

      場面一下子混亂起來,村民們嚇得四處逃散,有幾個孩子被沖撞得撲倒在地上,月月就在其中。

      眼看著一頭受驚的驢子身上還掛著半拉駕轅狠狠地往月月身上碾過來,沐之秋驚呼一聲便撲了上去。

      有人比她的動作更快,已經先一步將月月推了出去,只是自己的一條腿卻被驢子狠狠地踩踏而過。頓時血流如注,轉眼間上官云清的白褲就被鮮血染紅了一大片。

      月月被嚇傻了,哭喊著拼命用手去捂上官云清受傷的腿,完全忘記了自己也是個小麻風病人。

      沐之秋幾步跨上前,一把將月月拉開,說:“不要碰他的傷口?!?br>
      她的聲音不大,卻透著不可抗拒的威嚴。月月一下子反應過來,猛地后退了幾步。

      “你嚇到她了,不是月月的錯?!鄙瞎僭魄宓納粢讕晌潞?,臉上的笑容絲毫未變,仿佛失血受傷的人不是他,只是從額角滴落的汗珠能看出他有多么疼。

      “對!不是月月的錯?!便逯锪范濟揮刑?,迅速從口袋里掏出白布給他包扎,手法嫻熟,“但是她身上帶有麻風桿菌?!?br>
      “麻風桿菌?”上官云清愣了一下,“月月說你能治好這種???”

      “嗯!”沐之秋看了他一眼,“像月月這一類患者還沒有發生皮膚畸形病變,完全可以通過治療康復。不過她奶奶那種的,即便康復了,也很難回到以前的模樣。除非做整容手術?!?br>
      她可沒時間跟上官云清解釋這些醫療術語,現在最要緊的是接好他這條腿,防止上官云清被感染。不過上官云清的褲子破了個大洞,裸露在外的傷口已經被月月觸碰過,很難保證沒有被感染。不過處理這樣的突發感染,沐之秋很有經驗。

      “幸好沒被載滿糧食的車輪壓過去,不然你這條腿就只能截肢了?!便逯锏納羝驕?,不帶一絲感情。

      上官云清的眼眸不由得閃了閃,這個沐之秋不但反應迅速,而且冷靜得接近于冷酷。只有這樣的人,才能遏制住“死亡村”的災難吧?

      村民們制服了發狂的驢子,紛紛圍上來。有人開始言辭激烈地指責月月。月月委屈地縮在一角,滿臉淚水。

      “這不是月月的錯?!庇媚抗庵浦棺〈迕衩塹腦鵡?,沐之秋徑直走到月月身邊把她拉起來,鄭重地說:“好意有的時候會辦壞事,姐姐要你記住,以后無論發生什么事,都要冷靜應對?!?br>
      月月吃驚地看著沐之秋拉著她的手,話都說不利索,“姐姐?你?我有病?!?br>
      “我不怕傳染,因為我能讓這種病聽我的話?!弊孕諾納?,淡淡的笑容,平靜得仿佛只是在說晚上吃什么。

    ×

    發表評論

    溫馨提示:請不要從WORD中直接復制書評,會造成格式錯誤。

    評論
    ×

    贈送禮物

    ×

    打賞

    這本書寫得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支持一下!

    打賞寄語

    ×

    訂閱章節

    已選擇章;需要消費長江幣;
    ×

    長江中文網登陸中心

    ×

    投票推薦

    您還沒有登錄系統,只有登錄后方可進行投票推薦!
    架哦~去賺取積分

    關于長江中文網 | 客服中心 | 榜單說明 | 加入我們 | 網站地圖 | 熱書地圖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鄂網文【2013】0715-202號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鄂字5號 增值電信業務許可證:鄂B2-20090118 鄂ICP備09003001號-8

    客服電話 010-53538876 湖北省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平臺 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巴萨4-0赫塔菲

    鄂公網安備 42011102000103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