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禮物
  • 打賞
  • 上一章
  • 下一章
  • 錦繡榮華第187章   截殺

    第187章   截殺

    作者:彗星的尾巴    

       羌族與羯族雖是聯軍,出發時一鼓作氣,恨不得哞足了一口氣沖到夷族皇城下去,連趕了兩天一夜的路,將士雖有隨身攜干糧,怎奈天不遂人愿,一路走來天寒地凍,還下了幾場大雪,即便是坐在車駕里的兩位土皇帝也是渾身酸軟,更遑論徒步的士兵,俱已是筋疲力盡,十萬人馬,隊伍是越拉越長,一眼望去竟是望不見盡頭了。

       而此刻距離夷族都城不過五十里,皇城空虛,突襲是再好不過,恰好打他們一個措手不及,但兩位皇帝此刻心里都有自己的籌謀,雖說夷族大半兵力被翼王帶走,只有三部在都城附近,可這三個部落首領都是當時夷族老皇帝的親部,個個都是驍勇善戰,關鍵時刻怕是要拼命,英勇的敵人并不可怕,但英勇又不要命的敵人卻不得不讓人退讓,誰都不愿自己的兵力受損。

       兩人商議過后,都讓親衛傳話要求扎營歇息一晚,養足了精神,明日一早起程,十萬大軍明日午后便可趕至夷族皇城之下。

       兩個皇帝在營帳里商議攻城之法,營帳里篝火很旺,卻仍舊祛不散夜間的寒冷,喝著溫熱的羊奶酒,才有那么一絲暖意。

       羌族皇帝莊提與羯族皇帝焦谷,兩人均是四十多歲的中年漢子,留著絡腮胡,帶著厚實的皮帽,穿著皮毛一體的棉衣,兩人你一杯我一杯的皆在發著宏愿,說著攻城時自己有著何種的排兵布陣,何種的尖兵利器。

       “著火了!”突然有人大聲喊到,接著便是一陣急急忙忙的腳步聲。

       兩個皇帝也瞬時驚惶,難不成事跡敗漏,被發現夷族想要先下手為強。等不得來人稟報,喊聲方畢,兩人已跑至營帳之外,放眼去瞧著火之處正是放置糧草之地,兩人俱是一驚,急忙命令增援救火,并立刻派兵各營帳細查可疑之人,務必抓活口,定要細細盤問。

       兩人對視一眼,難不成真被發現了,怎會,一路趕來,凡是夷族之人皆被滅口,三歲小兒都未曾放過,難不成出了奸細,正要召人前來吩咐細細去查,一陣馬蹄聲穿來,眾人去看,什么都未曾瞧見,再會神去細聽,卻是什么都聽不見了, 雖是深夜,但借著月光,天地間都是雪白,在夜里卻有些明亮的可怕,有一絲靜謐的恐懼,讓人無故覺得幾分膽寒,渾身汗毛都直立了起來,為防患于未然,組織四支小隊正要往外探查,就在這時馬蹄聲卻是越加明顯。

       接著的便是接二連三的叫喊聲,“北邊有人?!薄澳媳哂腥??!薄岸哂腥??!薄拔髏嬗腥??!?br>
       抬眼去瞧剎,那間已迅速將兩族聯軍團團圍住,來人皆是黑衣鎧甲,黑色面具,手握長戟,仿佛一片黑色沙暴,一旦卷入其中,便是粉身碎骨,恐懼感充斥在軍中,只有馬匹的嘶鳴,沒有絲毫言語,片刻間便沖進軍中,一時哀鴻遍野。

       來人正是封凌所率一萬暗月騎兵先遣軍,其余兩萬騎兵在外圍堵殺。這一戰是封凌所率其父舊部第一戰,封凌與眾兵士同吃同眠,每日練兵已有數月,都說軍旅生涯是最能也最易培養出感情的,此話不假,什么能比得上出生入死的交情,再加上一眾人年齡相當,不到幾日,已有說不完的話了。

       這些年暗月騎兵雖與外族也交過手,但也只是在他們滋擾邊界平民時,隱姓埋名的情況下多假借山匪之名,時刻切記低調行事,不敢泄露行蹤,現今卻是全都放開了,吶喊聲與廝殺聲一時響徹天宇。

       初時發現外族企圖之時,項英便讓幾人暗中盯緊,再次傳回消息時便是屠村的消息,封凌帶人馬不停蹄卻仍舊晚了一步,趕到時,整個村莊悄無聲息,隨處都是刺眼的血紅,尋遍整個村莊竟無一活口,連牲畜都不曾放過,為顧全大局,不敢提早露面,心里都憋著一股氣,個個已是咬牙切齒,現在一個個都殺紅了眼,封凌瞧了一眼沖進戰圈中心的項麒,騎兵皆是一身黑甲,他一眼便從揮劍招式將他認出,兩腿一夾馬腹也沖了進去。

       看著這深埋在內心中的又仿佛是有些類似的恐懼在心中升騰,“這是,這難道是……”莊提滿臉驚懼的神情毫不掩飾。

       “暗月騎兵?!苯構紉а狼諧蕕囊蛔忠蛔滯魯?,莊提渾身止不住的抖了起來,這么恐怖的戰斗力恐怕只有當年的暗月騎兵,將帥士兵俱是身披黑甲,黑色面具,個個身懷絕技,一人可抵百人不止。

       當年封颯月還在時率領的暗月騎兵遵皇命東征西伐,可以說是百戰百勝,各部族被打的毫無還手之力,一場場的戰事都堪稱傳奇故事,至今依然在各部之中流傳著,如今各部族好些經歷過當年戰事的將士,提起當年仍是心有余悸。

       這影響直到封颯月身死,暗月騎兵一夜之間也好似消失了一般,毫無音信,各部族依舊不敢輕舉妄動,鳳颯月雖說沒了,但暗月騎兵卻也在一夜之間消失了,眼見中原皇帝也是派了數次欽差來尋,都是不見蹤跡,敗興而歸,眾部落也不敢有太大動作,只因當時打的太狠太重,各部族都已是茍延殘喘,西南平靜了好些年,最近這幾年又開始動蕩了。

       這也該算作正常,人心浮蕩,古往今來錢、權一直都是人活著疲于奔命的目的,不會因著死了些人便放棄這一直追逐著的一切。

       “怎會?他們不是消失嗎?你確定?”莊提坐在馬背上對著身側的焦谷低聲問著,懇切的語氣,期盼著焦谷能給自己一個自己渴望的答案,但焦谷卻是十分堅定的點了點頭。

       兩人方才由親衛護送率先跑出包圍圈,如今立在高處眼見一片片黑云蠶食著兩族兵將,幾日前還生龍活虎的將士如今卻似等待著被砍割的稻田一般,毫無掙扎的余地,看得人膽寒不已。

       “這暗月騎兵現今難不成是替夷族做事?”莊提皺眉疑問。

       焦谷深思片刻,方道:“不會,以他們的實力哪個部族能不眼紅,當年封颯月在時,暗月騎兵聽他調遣都已守衛中原邊界為己任,又豈會與夷族為伍。中原皇帝的命令都不見得好使,主帥不在了,他們也消失了這么些年,無主的暗月騎兵如今突然現于人前,只能說明一件事情……”

       “你是說暗月騎兵有主帥了?”莊提驚道。

       焦谷已是游移不定,“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當務之急還是先回城,回去之后你我再細商不遲?!苯構人低甌忝畋游枇釔斐繁?,莊提緊隨其后,這場戰事以一邊倒的態勢維持了許久,此戰本就在威懾,兩族撤兵之時,暗月騎兵追擊一刻鐘的功夫便返回了。

       將兩外族追了個丟盔卸甲,看逃跑的模樣應該是永遠都不想回來了,項麒才肯罷休,返回時,封凌已命眾人開始打掃戰場。

       敵方戰死者都要給予安葬,這是從封颯月時傳下來的老規矩,他曾說過,無論敵軍如何的兇殘丑惡,死后生前的一切便都變成虛妄,不復存在了,都是一抔黃土罷了。

       迅速肅清戰場,血跡已都用黃土掩埋,日出時分,封凌站在高處往下望去,已完全看不出戰場的痕跡,眾人才馬不停蹄的趕回了,至于兩族聯軍另有一小隊暗中監視。

       據傳回的消息,逃走的第三天清晨,兩族聯軍剛拔營出發的時候,正好撞上前來援助皇城的兩大部族首領,這兩大部族首領皆是格勒父親的老部下,兩人都已年過半百,揮起手中的大刀、流星錘俱是虎虎生風。

       聯軍逃了兩天,已是驚弓之鳥,被這么一嚇,更是手軟腿軟,但跑起來一個個精神十足,像打了雞血似的,還真是不落下風,追都追不上,兩族首領追了好幾里,都納了悶了,不是來打皇城的嗎?就這戰斗力,還是現在這兩族的戰斗力都成這樣了,那還真是夷族之福。

    ×

    發表評論

    溫馨提示:請不要從WORD中直接復制書評,會造成格式錯誤。

    評論
    ×

    贈送禮物

    ×

    打賞

    這本書寫得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支持一下!

    打賞寄語

    ×

    訂閱章節

    已選擇章;需要消費長江幣;
    ×

    長江中文網登陸中心

    ×

    投票推薦

    您還沒有登錄系統,只有登錄后方可進行投票推薦!
    架哦~去賺取積分

    關于長江中文網 | 客服中心 | 榜單說明 | 加入我們 | 網站地圖 | 熱書地圖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鄂網文【2013】0715-202號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鄂字5號 增值電信業務許可證:鄂B2-20090118 鄂ICP備09003001號-8

    客服電話 010-53538876 湖北省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平臺 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巴萨4-0赫塔菲

    鄂公網安備 42011102000103號